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剑南春集团迎二代接班,历史遗留问题待解

2022-10-14 19:28:09 2018

摘要:中国商报(记者 周子荑 文/图)剑南春集团迎二代交接。4月12日,剑南春集团公告选举董事长乔天明之子乔愚为公司副董事长、总经理,二代接班味道很浓。内部人士透露,剑南春集团内部接班人问题一直备受关注,作为传统名酒,剑南春集团近些年已明显掉队,...

中国商报(记者 周子荑 文/图)剑南春集团迎二代交接。4月12日,剑南春集团公告选举董事长乔天明之子乔愚为公司副董事长、总经理,二代接班味道很浓。内部人士透露,剑南春集团内部接班人问题一直备受关注,作为传统名酒,剑南春集团近些年已明显掉队,品牌影响力相对不足,且还存在股权、商标等历史遗留问题。二代执掌人能否顺利解决剑南春集团困境值得关注。

北京市某超市的白酒展柜

人事调整迎二代接班

4月12日,剑南春官网发布信息,乔愚担任剑南春集团副董事长、总经理,全面主持公司工作。董事长乔天明不再兼任总经理职务。

此外,经剑南春集团总经理乔愚提名,董事会审议同意聘任蔡发富担任公司常务副总经理,赵君、田锋、邓晓春担任公司副总经理。

据了解,乔愚为乔天明之子,2010年担任剑南春公司副总经理,2011年出任公司总经理助理。天眼查显示,目前剑南春集团工商信息暂未更新,法定代表人依然为乔天明,其直接或间接持有剑南春集团30.399%的股份 。

事实上,剑南春集团内部接班人问题一直备受业内关注。此前有市场传闻该公司内部管理存在分歧,出现了二代乔愚和杨冬云两派。天眼查显示,杨冬云与乔天明一样,在30家企业中任职,而乔愚仅在8家企业中任职。

此次剑南春集团人事调整释放了什么信号?对此,中原基金执行合伙人、白酒行业分析师晋育锋对中国商报记者表示,在剑南春集团内部,杨冬云的资历很深,其在20年前就分管了经营和销售。乔愚上任总经理助理后虽然从杨冬云手中接过了销售的指挥权,但杨冬云始终是公司排名第一的副总,声望很大。杨冬云此次的出局很突然。不过无论如何,剑南春集团内部声音统一了,对其未来发展而言是一件好事。

知趣咨询总经理、白酒行业分析师蔡学飞对中国商报记者表示,此次人事交接是剑南春集团在释放信号,此前的管理问题或都已肃清,未来将正式开启全国化和高端化市场的竞争。

决策失误抱憾掉队

近来,剑南春集团多次被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前不久国家发改委官网公布的《关于印发2021年(第28批)新认定及全部国家企业技术中心名单的通知》显示,剑南春集团被撤销了国家企业技术中心资格。

不仅如此,剑南春集团还因“白酒销售前三”的广告语遭受质疑。据了解,今年1月,剑南春集团抖音官方账号发布了两条标有“中国名酒,销售前三”字样的宣传视频。此外,“古代皇室的宫廷御酒,现代社会的名酒精英,剑南春,中国名酒销售前三。”的宣传视频也在多个城市的楼宇电梯中轮播。

实际上,白酒行业确实出现过“茅五剑”的时代,而后又出现了“茅五泸”“茅五洋”,甚至“茅五汾”也有过讨论,但“茅五剑”早已被行业摒弃。而剑南春与白酒龙头之间的差距或还在继续扩大。

四川省企业联合会推出的《四川企业发展报告(2019)》数据显示,2018年,剑南春集团营收为92.9亿元,2019年营收为102.3亿元。最新数据显示,2020年,剑南春集团营收为111.8亿元。而2018年—2020年,五粮液集团营收分别为931.2亿元、 1080.3亿元、1210.7亿元。同期泸州老窖集团营收分别为257亿元、507亿元、607亿元。即,2018年,剑南春集团与五粮液集团和泸州老窖集团的营收差距分别为838亿元和164亿元。而到了2020年这一差距已扩大至1099亿元和495亿元。

“前瞻性不足,涨价步子迈得太小。”晋育锋坦言,剑南春集团与白酒龙头的差距变大的原因很多,其中最主要的是乔天明的决策问题,“小步快跑”战略失策。

白酒行业分析师肖竹青对中国商报记者表示,目前剑南春集团主要还在“吃老本”。他认为,在白酒行业的黄金十年,剑南春集团因多种因素停滞不前,价格管理没有与时俱进,在核心大单品提价以及品牌、IP文化打造方面表现不足。

错失高端市场提价很难

剑南春集团掉队最大的表现就是旗下大单品水晶剑南春涨价难。据了解,水晶剑南春和飞天茅台、普通五粮液、国窖1573都曾是市场上的老牌名酒。而如今,飞天茅台建议零售价为1499元/瓶,市场零售价一度接近3000元/瓶,普通五粮液和国窖1573的市场零售价也在1000元/瓶左右。而水晶剑南春建议零售价仅为519元/瓶,市场零售价也在每瓶400元出头。

这和剑南春集团前些年推行的“小步慢跑”策略脱不了干系,在一众名酒企纷纷对旗下大单品提价的时候,剑南春集团坚持稳的方针,错过了提价的良机。或许是认识到了这一点,近两年为了提升品牌价值,剑南春集团做出了很多努力。

据了解,单在2020年年初的几个月里,水晶剑南春就三次提价。具体而言,2020年1月,水晶剑南春出厂价上调20元/瓶;3月1日,水晶剑南春出厂价再上调25元/瓶;4月1日,水晶剑南春的建议零售价调整为489元/瓶。2021年3月1日,水晶剑南春建议零售价再提至519元/瓶。

然而,从市场层面看,水晶剑南春提价效果并不理想。一位北京地区的收酒人士对中国商报记者透露,他收水晶剑南春的价格在400元/瓶左右,2500元/箱,三年来都没有发生什么变化,对于一些老客户,价格甚至可以低到380元/瓶。在他看来,水晶剑南春价格一直都很稳定,因为产品性价比较高,经销商有一定积极性,但相比其他名酒,经销商的利润空间不高。

白酒渠道商马明(化名)对中国商报记者透露,剑南春品牌力不足,旗下仅定价400多元的水晶剑南春和定价200多元的金剑南销售还可以,而东方红等高端产品销售很不好。剑南春最大的消费群体在二三线城市,而这个消费群体也很难接受定价500元以上的白酒。

曾经的老名酒为何价格上不去?“剑南春的定价体系常有矛盾和干扰。”马明认为,剑南春涨价不成功或因为其每个价格区间都有自己的产品,如果水晶剑南春涨价,价格更高的珍藏剑南春也需跟着涨价,然后再往上的产品需要同步涨价。而如果公司同时对多款产品提价又非常危险。

官司缠身历史遗留问题多

限制剑南春集团发展的关键因素还有其改制时遗留下来的商标、股权等问题。

据了解,剑南春集团于2003年开启改制步伐,2004年,国有资本全部退出,以乔天明为首的管理层成立了四川同盛投资公司,出资控股剑南春集团。部分股权则由剑南春集团工会代全体员工持股。彼时,持股员工悉数足额出资认购,并与剑南春集团及工会签订合同,在员工所获得的“出资证明”中明示,这是“员工信托持股的出资证明”。

若干年后,剑南春集团员工和管理层矛盾激发。原因是改制时的“出资证明”变成了“受益权份额证明书”,一举改变了员工作为股东的身份。于是,剑南春集团的部分员工开始抵制管理层,还举报乔天明涉嫌倾吞国有资产。2018年,因涉嫌侵吞国有资产、行贿等罪名,乔天明被提起公诉。直至今日,该事仍无定论。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中国商报记者发现,近几年,有关剑南春集团股权纠纷的案件很多。

此外,剑南春集团的商标问题同样遗留至今,当年改制时,虽然国有资本全部退出,但四川省绵竹市政府将剑南春商标等无形资产留了下来,而这也成为剑南春集团上市路的一大隐患。

晋育锋坦言,在剑南春集团改制所产生的一系列遗留问题中,最严重的就是商标问题。当年管理层收购时,商标仍归四川省绵竹市政府持有,而后随着企业发展,无形资产的价格会越来越高,剑南春集团想买回商标会越来越难。

肖竹青认为,剑南春集团股权商标问题悬而未决对其下一步资本运作影响很大。后续剑南春集团无论是想引进投资人还是谋求上市都面临较大障碍。

对于剑南春集团人事调整对公司经营稳定性的影响以及公司后续如何解决品牌、股权、商标等问题,中国商报记者致电剑南春集团相关负责人,但截至记者发稿,并没有收到对方回复。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