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剑南春老板被查7年后,儿子终上位!连环球时报都关注

2022-10-14 19:28:21 4022

摘要:昨日,自称“中国名酒 销售前三”的剑南春迎来了重大人事变动。“富二代”成功上位,掌握了实权。深蓝财经注意到,一个二线白酒的人事变动,居然受到了《环球时报》的关注。昨天晚上21:23分,“环球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连夜刊发了这一事件,让人感到意...

昨日,自称“中国名酒 销售前三”的剑南春迎来了重大人事变动。“富二代”成功上位,掌握了实权。

深蓝财经注意到,一个二线白酒的人事变动,居然受到了《环球时报》的关注。昨天晚上21:23分,“环球时报”官方微信公众号连夜刊发了这一事件,让人感到意外。

2015年,剑南春董事长乔天明开始接受调查。2018年,乔天明因涉嫌侵吞国有资产、行贿等罪名被提起公诉。时至今日,此事仍无定论。公司群龙无首持续了好几年,这次人事变动,似乎意味着内斗结束,“富二代”掌握实权。剑南春妥了?

1 老板在铁窗,儿子夺回“实权”

4月12日,剑南春在其官网上宣布:公司董事长乔天明先生不再兼任公司总经理职务,聘任乔愚先生担任公司总经理、法定代表人,主持公司全面工作。

聘任蔡发富先生担任公司常务副总经理,受公司总经理乔愚先生委托,主持公司本部日常工作。同时赵君、田锋以及邓晓春任公司副总经理。

资料显示,乔愚是乔天明的儿子。乔天明是剑南春的大股东,实际控制人。

根据企查查数据,四川同盛投资有限公司持有剑南春集团74.1439%的股权,为最大的股东。乔天明持有同盛投资41.00%的股权,为单一最大股东。

值得注意的是,四川剑南春集团有限公司工会目前仍然占剑南春集团认缴出资额2792.97万元,股权比例为3.4731%。

资料显示,同盛投资是当年剑南春改制时,由管理层出资成立的。深蓝财经注意到,在同盛投资的股东名单中,持股数量前五的还有杨冬云(7.25%)、徐占成和何天正(6%)、蔡发富(5.5%)。除了乔天明以外,关联企业最多就是杨冬云和蔡发富。

杨冬云和蔡发富何许人也?

公开资料显示,杨冬云、蔡发富都是剑南春的老员工,是乔天明搭档,也是乔愚的“叔叔辈”。

在乔天明失联初期,副总杨冬云曾主持过一段时间的工作,后来主持工作的变为另一位副总蔡发富。

一位与乔氏父子相熟的人士2019年向媒体透露,他曾向乔天明直言过,乔愚接不了班,虽然他们有很多股权,但是管理层不一定听他的。

《每日经济新闻》今年1月份报道,此前剑南春内部分为乔愚和总经理杨冬云为主的两派领导体系。

通过上述零碎的信息,可以看出,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乔愚在剑南春集团并未掌握核心权利。不过从这次官宣的结果,我们可以清晰的看到,新的核心管理搭档是“乔愚+蔡发富”。另一个重要人物——杨冬云,从核心管理层名单中消失了。

有业内人士表示,这可能意味着剑南春的核心管理层已经达成共识,权利之争结束了。以乔愚为代表的“二代”成功掌权,而蔡发富可能是推举乔愚上位的“功臣”。杨冬云则可能渐退了。

2 “乔太子”能否胜任?

作为标准的富二代,乔愚日常行为极其低调,基本看不到任何公开报道,也极少对外界展示透露其个人经历。公开资料显示:

2001年,乔愚从西南财经大学国际商学院毕业后,便到国外深造,学习经济、金融相关专业,随后在美国某些知名公司工作。

在国外打拼几年后,乔愚回到了绵竹。

2010年,乔愚担任集团子公司四川蓝剑包装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2011年,担任公司总经理助理。

2012年3月,乔天明在接受多家媒体采访时表示,自己打算退休,计划安排乔愚做接班人。但当时准备“传位”时,遭到了多方反对,乔天明不得不自己坚守。想要接班顺利,乔愚就要让老一辈心服口服

此后,乔愚开始担任剑南春集团副总经理,发力营销。从2014年开始,在乔愚的主导下,剑南春销量增长明显,其中代表产品“金剑南”销量大增。

2015年,剑南春整体实现销售收入34.56亿元,销售收入已超过历史最好水平。

2017年,剑南春大单品水晶剑实现营收近80亿。2018年,剑南春整体销售约120亿元,水晶剑单品销售破100亿元。2019年,剑南春整体销售突破150亿元。2020年,剑南春整体销售额150亿元,其中水晶剑单品销售金额达130亿元。

乔愚成绩显著。业内对其评价也颇高。

酒类营销专家卓智华表示,“小乔能力还是比较强的,实际早已在企业历练多年,如今新老交替无非走过正式过场”。

武汉金魁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酒业专家肖竹青对此评价称——“很有进取心的少东家今日终于上位了”!乔愚胆量很大,当年曾经代表剑南春去参加过央视招标,意气风发。“是有冲劲的年轻人”,剑南春在乔愚的领导下,可能会迎来新的发展。

北京圣雄品牌策划创始人、酒类专家邹文武也表示,“作为一个私有化的酒企,在接班人上肯定优先考虑自己的下一代,这样才能够保证企业和家族的正常传承”。至于企业派系问题,任何企业都会有竞争,有竞争才能保证组织的活力,乔愚的上位不能叫成功,只能叫“顺利拿回”公司继承人应有的位置。

3 乔天明案无定论,上市遥遥无期

乔天明从1982年进入剑南春工作,此后一步步升迁,18年后成为这家公司的董事长。

2003年,乔天明主导剑南春改制,国资全部退出,以乔天明为首的管理层持股的四川同盛投资公司出资6.46亿元,控股剑南春集团69.59%股份。

不过,2012年,剑南春被爆出“巧取豪夺员工股权”,私分国有资产,贪污等问题。随后,乔天明就被相关部门调查。

2015年,乔天明一度失联。

2016年4月,时任四川省决策咨询委员会副主任的李成云落马。据悉,当时乔天明主导剑南春改制,得到了时任德阳市委书记李成云的帮助。

据财新网此前报道,乔天明在侦查阶段中曾供述,改制前,他曾提出向李成云送2000万股(每股1元)的股票,希望其支持管理层收购。不过,李在书面供述中予以否认,因为考虑到自己的政治前途,就拒绝了。

2018年,乔天明因涉嫌侵吞国有资产、行贿等罪名被提起公诉。此后,再无消息。直到今天,乔天明案仍然没有结果。

剑南春上市之路,不得不无限期搁置。

深蓝财经注意到,在京东拍卖平台,剑南春的个人股经常出现在拍卖席,不过大多数无人应拍。

4 “中国名酒 销售前三”被质疑虚假宣传

“中国名酒 销售前三”,指的是目前正在各大电梯传媒广告屏上滚动播放的剑南春广告。

这则广告此前引发了许多争议。有模糊概念,夸大宣传的嫌疑。从已发布的广告来看,给公众造成的一种错觉是:“剑南春公司是中国名酒销售前三”。其实,按照剑南春的说法,是水晶剑南春单品销量位列前三。

剑南春不断强调前三,似乎想要唤起人们对“茅五剑”的认知。

曾几何时,“茅五剑”就是剑南春江湖地位的体现。现在“茅五泸”、“茅五洋”、甚至“茅五汾”都来了。老三的概念已经模糊不清了。剑南春的焦虑写在了广告里,急于维护自己“名酒前三”的品牌认知。

邹文武表示,剑南春目前总的来看不算落后,但是这些年改制问题一直困扰剑南春的资本化。但是改制遗留的问题并不能影响剑南春品牌的发展。还是看好企业发展的。

肖竹青表示,“目前茅五洋泸汾等一线品牌渠道下沉,对区域名酒挤压很大;第二酱香型白酒,对浓香型白酒挤压很大,今天的剑南春再创辉煌,受到这两层压力会比较辛苦”。剑南春在品牌打造和IP文化打造方面落伍了,现在就是“吃老本”。

本文源自深蓝财经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